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新零售頻道 >> 正文
快遞全面恢復 “無接觸配送服務”等創新方式將常見

  快遞全面恢復 物流協同需成“網”

  “無接觸配送服務”等創新方式將常見

  復工的號角吹響,聚集了40余萬商戶的“世界超市”義烏國際商貿城已經敲響了復工的鑼鼓。隨著小商品完成下單打包,復工的接力棒交到了快遞行業的手中。

  廣州快遞老板 驅車1200公里 接外地員工復工

  作為沿海勞動力輸入大市,廣州快遞的復工序幕,是從接外地的快遞小哥回家開始。

  廣州白云區金沙洲中通快遞的一個網點,負責人黃山景驅車來回18個多小時、1200多公里,把還在老家的員工提前從廣西接回。21日凌晨5點,他再次出發去廣西,接下一批員工回來。

  黃山景說:“坐火車還是有交叉感染的風險,所以我決定自己開車,再帶一個司機,去載他們回來。當時,凌晨4點到了那里,還遇上下雨,我就聯系他們,一個個接上,連夜返回廣州。”

  網點快遞小哥黃寶克很感謝老板的辛苦,“老家客運站停運了,老板親自開車到廣西河池接我和同事,跑了很多趟,接回了四十多名員工。車胎都磨損得很嚴重。”

  目前,黃山景所在網點的產能已經恢復約五成,“我們網點現在正常運營了,現在每天收件2萬多票,派件是4000—5000票。”

  成都快遞小哥 送貨時間增加 但得到顧客理解

  和廣東、浙江等沿海勞動力輸入省不同,在西部的勞動力輸出省,全面復工緩解的是物流快遞無貨可送的尷尬。

  孟立是京東物流成都郭家橋營業部工齡最長的一位快遞員,他的工作是為附近幾個住宅區派送貨物。今年春節期間,孟立所在的營業部沒有放假,為的是趁著別家快遞公司停運的時候多掙點錢。

  沒想到疫情打破了計劃,因為賣家無法發貨,讓許多已經復工的快遞網點面臨著沒活干的難題。

  因為貨源不夠,意味著開工就是“干燒錢”。“快遞員收入與送貨件數掛鉤,沒有貨送意味著快遞員收入下降。”記者了解到,孟立所在的營業部有20名快遞員,人均月收入五六千元,像孟立這樣勤快的快遞員,能達到七八千元。

  對孟立來說,努力做好本職工作,很大一方面是為了家庭。孟立的孩子正在讀高二,妻子在家照顧孩子沒有收入,孟立是家庭“頂梁柱”。“雖然家里人也擔心我的安全,但沒辦法,始終需要有人做這個工作,才能方便其他人。”

  雖然已經復工,但許多外地第三方賣家的貨物依然送不過來。好在孟立所在的京東物流背靠京東電商平臺,自營的快遞單量占據了大部分。該網點的負責人羅成攀說:“如果單量變少,不僅營業部會虧損,人均收入降到兩三千元后,不少快遞員也會選擇離開。”

  配送方式隨著疫情發展發生劇烈改變,幾乎所有的送貨上門服務都變成了“無接觸配送”,最終降低了快遞送貨的效率。據孟立介紹,有快遞柜的就放在快遞柜里,但比較麻煩的是,有的快遞柜裝在了小區里,只有在小區門口挨個給客戶打電話。“以前送完一趟貨最多只需要2小時,現在至少需要3小時,有的貨還要反復跑很多趟才能送完。”

  雖然小區封閉管理產生了配送“最難一公里”,但和客戶面對面接觸的機會多了,讓大多數快遞員覺得日子在變好。“顧客沒有以前計較了,還會對我表示感謝,并提醒我們注意防護,有時候看我們沒吃飯還會給我們帶點吃的。”孟立說,他送貨的小區有一個70多歲的大爺,每次他去送貨都會給他帶點吃的,他不收大爺還會發火。“客戶理解我們的辛苦,確實令我非常感動。”

  最高海拔網點 生意人都復工了 每天快遞五六百單

  在西藏那曲市,值守在順豐最高海拔網點的馬毅江也感覺到,快遞工作忙起來了。

  四川阿壩人馬毅江,負責著順豐全國海拔最高的網點——西藏那曲點部。那曲,是藏北最大的城市之一,以藏族為主,下轄10個縣,平均海拔在4450米以上,主要產業是冬蟲夏草。馬毅江說,除他在隔離外,點部其余9個人全部復工。

2頁 [1] [2] 下一頁 

關注公號:redshcom  關注更多: 無接觸配送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实验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