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新零售頻道 >> 正文
下廚房遭遇流量暴增 創始人稱更像是一次驗兵

  被黑客攻擊了?

  大年初三,下廚房的APP居然宕機了!創始人王旭升和團隊當時不太敢相信。

  王旭升曾是豆瓣網的第一個設計師。2011年,他離開豆瓣網創立美食社區“下廚房”,并于2015年完成3000萬美元的B輪融資,投資方有華創資本、京東數科、策源創投等。

  近十年來,下廚房如烏托邦一樣存在于美食發燒友的群體中。2019年12月,下廚房APP月活躍用戶數達到2017萬人,人均日使用時長最高為15分鐘。

  但突如其來的疫情改變了這家公司的節奏和狀態。

  王旭升介紹,以往下廚房的工作狀態是每周開會,現在的開會節奏則變成以小時計;以往公司沒有經歷過流量高達兩位數的增長,以至于在疫情下流量暴增時,團隊一度懷疑是有黑客攻擊或者看錯了數據,缺乏應對經驗只好找外腦幫助。這也讓公司從更長的時間尺度去考量如何應對風險。

  更關鍵的是,這段時間的經歷也顛覆了王旭升以往的觀念。在他曾經的想法里,“一直認為做飯是一件比較邊緣化的事”,但這次疫情來臨,“忽然發現這件事兒很受關注”。

  不過他并不把這次流量增長視為“驚喜”,而是認為“該有的挑戰還在”。“這次疫情只會加速暴露一家公司原有的問題,而在加速的過程中,團隊有沒有能力去應對?這對一家公司來說,更像是一次驗兵。而對業務來說,這一波流量也很難變成一家公司的業務能力和價值。”他在接受《中國企業家》電話采訪時提到。

  但從另一個角度看,這波流量會完完全全褪去嗎?他覺得也不是。“一定會有一批用戶在這次經歷過后,感覺到做飯的樂趣。這個樂趣一方面是來自烹飪過程本身,另一方面是來自他和家庭之間的關系,因為餐桌是最好的家庭社交場所。”

  某種程度上,這次流量波動對下廚房來說是一次轉折。疫情之后,下廚房將會迎來更多新的變化,但他們仍然會堅持把自己擅長的事情做得更好。

  以下是下廚房創始人王旭升在2月15日接受《中國企業家》電話專訪口述,有刪減:

  被黑客攻擊了?

  在2019年春節的時候,下廚房APP就出現過一次宕機,所以,我們節前做了非常充足的準備,對技術資源做了擴容,圍繞技術層面還開了好幾次會,做了大量的檢查。

  大年三十那天,我們扛過去了,技術團隊也覺得今年KPI應該是扛住了,總算石頭落地了。雖然那時各地已經出現疫情,我們也預期流量接下來應該會保持增長,但并沒有足夠的重視。

  結果正月初三那天,APP宕機了。當時還不太敢相信,覺得是不是被黑客攻擊了?還是看錯數據了?因為從總數據來看,初三那天的數據是低于大年三十的。我們緊急召集技術人員開會,復盤時發現,初三那天的一些局部指標是超過大年三十的,比如下午四五點,用戶集中準備做飯,局部數據訪問量是原來的三四倍。

  當時大家都在關注疫情,我們很快做出判斷,(宕機)應該就是疫情的原因。然后從初三開始,技術部門全員加班,購買云服務器,在初四凌晨重新上線?偟膩碚f,我們大概增加了3倍左右的資源。

  當問題暴露出來,我們技術團隊知道怎么去解決,但在增長過程當中,我們對未來可能會發生哪些問題是很難做出預判的。雖然下廚房成立已經近10年,但我們團隊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增長。

  面對每天10%~20%的流量增長,技術層面會遇到哪些考量點,哪個地方可能會崩潰,我們也找了一些外部專家和有架構經驗的人,給我們建議;同時,我們也會找大量資料,看別的公司是否有遇到過這樣的情況,一邊學習一邊做,F在我們一天要做出的判斷,相當于過去一年的量。原來我們的工作節奏是開周會,現在基本上是按小時開會。

  我們把服務分成兩個部分,一部分是瀏覽和搜索,瀏覽菜單和主動搜索是大部分人都要用到的,這部分服務要一直保持正常運行;另一部分是社區類內容,比如留言、互動、消息提醒等涉及交互的內容,我們做了降級處理,在流量高峰時期,社區類內容、有些關于電商、直播的內容,會暫時凍結起來停止服務。

  雖然后來沒有再遇到整個網站都不能訪問的狀況,但其實我們每天都還處于局部故障當中,只是在多數用戶的感知中,訪問不會受到影響。我們能保證的是,90%的服務是可用的。

  流量暴增更像是一次驗兵

  這次流量波動,對我來說并不是一次“驚喜”,該有的挑戰依然還在。疫情影響只會加速暴露公司原有的問題。而在加速的過程中,團隊有沒有能力去應對?這對一家公司來說,更像是一次驗兵。而對業務來說,這一波流量也很難變成一家公司的業務能力和價值。比如說商業模式,疫情期間大家都需要買菜,我們肯定不能臨時組一個團隊去賣菜,這些(模式的調整)很難通過外力去催生。

  所以我們在流量增長期間沒有做很多事情,也沒有期望說這段期間可能會發生什么樣的變化。疫情一定會過去,我們獲得的突發流量也會過去,但我們還是會盡量把我們的優勢和擅長的事情做到更好。

  我們的服務看似離公眾情緒有些距離,目前這個時間點,公眾的主流情緒更多是悲傷或是反思,很多人也只是被迫在家做飯,但我發現,大家在下廚房上傳自己“作品”的同時,也會講述自己。一方面可能會寫些跟疫情相關的內容,另一方面,大家也在更多地描述與家人之間的生活片段。

2頁 [1] [2] 下一頁 

關注公號:redshcom  關注更多: 流量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实验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