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新零售頻道 >> 正文
京東物流搶食順豐:取消底薪只是開始 買地建倉不能少

  京東物流要和順豐正面對戰了。

  這是小林在4月15日凌晨看到京東集團董事局主席兼CEO劉強東發布內部信時的第一反應,信中稱,京東物流已連續虧損12年,為了共同增加公司和員工的收入,要對快遞員取消底薪但大幅提高攬件提成。

  小林是一名普通的京東快遞員,在上海市區的某商務大樓已經送了兩年京東商品,2018年底,自己所在的京東站點對快遞員提出攬件要求,但并沒有強制。如今,盡管站長還沒說究竟是否要取消底薪,但既然劉強東都這么說了,顯然小林接下來必須要在攬件上多花心思,“能搶的就是順豐的單子。”

  從企業物流到物流企業,菜鳥系外的京東物流和順豐快遞龍爭虎斗進入常態,然而,想在快遞市場分一杯羹,取消快遞員底薪帶來的動蕩可能只是京東物流面臨的最小難題,與順豐建設多年的“天網+地網+信息網”相比,京東物流無論在倉儲還是運力上,要補的功課還有很多。

  打破老快遞員“舒適區”

  只配送不攬件、沒有末位淘汰、五險一金是京東配送員的標志。去年年底,京東物流向個人開放后,小林的微信朋友圈成了清一色的“有單找我”,可即便如此,他仍面臨無件可攬的境遇。“主要搶順豐的單子,現在平均一天能攬五六件。”小林告訴《IT時報》記者,目前站長對取消底薪和下調公積金的事情閉口不談,他和他的同事仍拿著1000多元的底薪,依靠每天送件,每月稅后收入基本穩定在5000-6000元,碰上大促季節,工資才可能過萬,但各種福利加起來超過4000元。

  2018年10月18日全球智能物流峰會上,京東物流CEO王振輝宣布,京東物流正式上線面向個人客戶的快遞業務。4月15日,《IT時報》記者走訪了上海市區6個京東物流配送站點,多位快遞員向記者表示,相比普通件1.5元/件的收入,攬件提成確實比較高,2元/件+運費的9%,這樣攬一件20元運費的快遞,京東快遞員可以提成3.8元,是送件的2倍多。

  由于并不是強制要求,此前快遞員對攬件的積極性并不高,大部分配送員依然靠送件保持收入。但4月15日內部信發布之后,盡管上海并不是首批試點城市,已有京東站點聞風而動,一家上海外環片區京東站點負責人告訴《IT時報》記者,本月新招配送員是否還有底薪有待確定,另外不再為新配送員交納上海公積金,而是寧波公積金,工作一年后才能成為京東物流的正式員工。“這次調薪很可能是想淘汰一批老員工。”小林所在站點有超過四分之一的配送員超過50歲,在京東干了近十年,配送量只有年輕人的一半,雖然收入不高,穩定的福利還是讓他們很滿意。與此相對應的是,順豐對快遞員一直實行末位淘汰,一旦績效考核積分被扣光,便馬上被淘汰。

  外部單量少,內部成本高,正是劉強東在公開信中總結的虧損原因,取消配送員底薪,目的就是“破除京東物流配送員吃大鍋飯的心態。”但破立之間,必然要經歷人員震蕩的陣痛,對于曾拍著胸脯和快遞員稱兄道弟的劉強東而言,這口苦酒一定要咽下去。

  快遞站變營業部

  在內部信中,劉強東希望京東配送員在送每一單時都能說一句,“大哥大姐或者大爺大媽,您最近有包裹要郵寄嗎?有的時候請電話我啊,我來取。”攬件的目標似乎是個人市場,但對于京東小哥而言,真正要用攬件收入沖抵底薪,乃至沖高收入,靠在個人C端市場攬件遠遠不夠。

  多位配送員向《IT時報》記者表示,劉強東內部信中提到月入8萬元的快遞員是普通配送員靠攬個人件難以企及的高度,除非拿下商務大單。

  南京京東配送小哥王丙西所在的站點也是此次薪酬體制改革試點站點之一,3個月前,配送站點變成營業部,兩名配送員因為不滿調整選擇了離職,但王丙西連續3個月收入超過了4.5萬元,“我也沒想到,1月、2月超過4.5萬元,3月份拿了5.5萬元,其他同事的平均工資也在2萬元。”王丙西告訴《IT時報》記者,他的訣竅是拿下商務大單,不久前,他還“撬了”EMS 一家客戶,每天平均攬件上千件。

  “營業部對我們的考核是每天要有攬件,后一天的攬件要比前一天多。我做了7年配送員,附近客戶都臉熟了。”在這場改革中,京東物流不僅想讓配送員轉型快遞員,還有意識地讓配送站點轉型為具有銷售能力的營業部。王丙西所在的南京海峽營業部,攬件打頭陣的是配送員,如果配送員發現商機談不下來,營業部成立的銷售團隊會再次出擊,但提成則依然算在配送員的業績中。

  然而,并非所有京東站點都擁有商務區、工業園區的優勢,依然有數以萬計的京東小哥活躍在小區住宅。在個人快遞攬件方面,順豐和四通一達的知名度遠遠超過京東物流,而京東物流至今并沒有在品牌宣傳方面投入太多營銷費用,記者隨機詢問了多名居民,對于通過京東還能發快遞都不知情。

  鏖戰順豐

  2017年6月,順豐菜鳥大戰,兩家公司你來我往切磋了好幾個回合,驚動了國家郵政局。當時劉強東力挺順豐:“我相信順豐的品質,王衛的為人!”又公開表示“未來的快遞就兩家,京東和順豐。”

  大佬的蜜月期總是很短,此事之前兩月,京東物流宣布獨立運營,2017年12月,王振輝宣布京東物流已經盈利,收入規模接近300億元。盈利消息發酵了4個月之后,2018年2月,京東物流獲得來自高瓴資本、紅杉中國等知名資方的25億美元融資。3個月后,劉強東改口稱“京東物流在全國范圍內還沒有一個真正意義上的物流競爭對手。”也是在2018年下半年,京東物流的個人寄件業務開始上線,從北上廣三個一線城市逐步拓展到如今的32個城市。不過,此時,京東物流不再說自己盈利,劉強東一錘定音:連續虧了12年。

  在融資只能活兩年(劉強東語)的壓力下,京東物流必須為自己爭得足夠生機。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京東物流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实验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