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新零售頻道 >> 正文
京東動內 阿里拉外:物流變革各有千秋

  在電商層面上,異軍突起的拼多多,成功搶灘了一定市場份額,于用戶規模上看京東第二電商的地位已然已失守。且因創始人事件,京東去年資本動蕩,股價大幅度跳水,企業營收增長速度放緩,去年更是出現IPO后首次跌破30%的狀況。因此,滿心焦慮的京東急需尋找新增長點來制約拼多多的沖擊、緩解京東殘留的后遺癥,進而加固市場地位。

  在物流層面上,京東物流雖一直都以速度快、服務好的口碑穩居業內前列,但在光環籠罩下的京東物流,卻長期深陷于虧損泥潭中。據京東披露的消息可知,扣除內部結算,京東物流2018年虧損總額超過28億元,且近12年里都處于虧損狀態。

  再加上,京東先前對物流業務的發展重心,主要為內部的京東商城服務,后知后覺的京東物流于2013年才開始逐步向外打開服務“大門”,近年來接攬個件、提供冷鏈業務等開放動作不斷,都是京東為強化物流體系而做出的改革。

  物流體系的變動意味著,京東為適應物流板塊向外部擴充業務的變化需求,打破先前采取的“僅限于服務企業內部物流業務”的運行體制,采取適用于內外服務的新運行體制,才能達到對企業內部調整升級的目的。

  更值得一提的是,京東物流的提效很大程度上也帶動了電商業務的發展,這對于京東守住電商寶座具有驅動作用。一旦京東電商、物流這兩大業務板塊被盤活,企業的精神面貌也會恢復昔日光彩,現有焦慮也會迎刃而解。

  內外降本各有千秋:外控“傷財”、內調“傷神”

  除了阿里、京東外,蘇寧、亞馬遜、UPS也是物流業“減本增肥潮”中的重要成員。不過,無論它們是通過借助技術之力,或是對企業內部結構進行優化,阿里、京東們無非都是為了在當下流量效應消退,企業營收增長放緩,人力成本壓力大等影響下,尋找一條以最低的成本,賺取最大的收益的捷徑。

  就目前眾企業常用的那兩種降本增效的方式來看,都各有千秋。

  外部調控歸根結底就是利用人工智能、區塊鏈、大數據、云計算等技術,應用到物流業打包、分揀、運輸等各個環節中,以自動機器設備大幅度或是全面代替傳統物流業的高密集人口勞動模式,這種理念的本質其實就是對整個物流體系的重組?梢哉f,物流向智能化過渡,電商、物流企業們一來可以降低運營成本,二來運營模式高效又安全,一舉多得。

  理想很豐滿,現實卻是骨感的。物流智能化雖說可從整體上降低成本,但開啟智能化大門的第一把鑰匙必須是成熟的技術,而技術提升的前提是企業投入大量資金在研究與摸索上的支持。且該模式投入成本高、前期回報周期長、試錯成本高,對企業“財力”的耐心值和耗損承壓值的考驗都很嚴峻與漫長。

  而對于企業而言,內部調整相比外部調整是降本增效最直接、最有效的方式。該方式直擊“人力成本高,導致企業盈利空間小”這一痛點,通過內部優化去除資源和空間分布不均、體系不通暢導致效率低等管理原因產生的不必要人力成本,來提升企業盈利能力。簡而言之,以最低人力成本運行優化前的業務量甚至更多業務量,實現企業邊際效用最大化。

  但這種內部調整的方式,不僅效果有限且會直接影響企業的運營穩定性。一方面,調整內部機構意味著企業的整個運營模式會面臨重塑,若新的模式未能在短期內穩住內部成員的“心”或是未能推動企業進步,這種刮骨療傷之痛也將是難治愈之癥。另一方面,內部調整歸根結底是短期療傷,未能根治“人力成本高”的舊疾,取得階段性進展過后,企業還得承受舊疾帶來的陣痛。

  不管怎樣,每種方式都有利弊之分,但因每個企業的情況不一,故而選擇的方式也不同。有一點需要注意的是,在當下物流和電商市場格局穩定的大背景下,企業們的增長空間越來越小,而阿里、京東們通過不同的手段和方式來降低物流業給他們帶來的成本壓力,的確是企業們提高營收的一個好出口。

  但因物流業高度依賴人力,智慧物流也尚未成熟,電商企業們想要通過物流智能化或是大刀闊斧改革等形式來降低成本、提高營收,還是要分階段進行,切不可操之過急。

  來源: 劉曠公眾號 作者: 劉曠

2頁 上一頁  [1] [2] 

搜索更多: 物流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实验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