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新零售頻道 >> 正文
京東物流還需要邁過幾道坎?

  在與淘寶/天貓的競爭中,自營的物流配送體系一直是京東的核心競爭力,也是消費者選擇在京東購物的重要原因之一。然而,為了維系這種“奢侈”的服務,京東物流付出了長年虧損的代價。

  4月15日,京東集團向外界公開了董事長劉強東致京東快遞員的一封信,證實了京東對快遞員薪酬福利的調整,也曝露了京東物流目前的實際虧損狀況。

  劉強東在信中說,京東為配送員提供的福利每年要花掉數億元,這樣的成本消耗已經到頭。“2018年,京東為配送員繳納的五險一金+商業保險的總額比市面上主流的四五家民營快遞公司加起來的總和還要多,平均為每一個配送員的繳納額是其他民營物流公司配送員的3-6倍。”他對比行業情況,強調薪酬福利降低的合理性,試圖平息這場關于員工福利調整的爭議。

  京東是中國第二大電子商務公司,年初至今剛剛經歷較大規模的中高層變動和裁員,這場人事震蕩還在持續,因此,其物流業務板塊生變也自然引起外界關注。與中國第一大電商公司阿里巴巴的區別在于,京東除了賣貨,還自建了完整的物流體系。自建物流的好處是配送速度快、服務穩定,劣勢是投資大、資產重、成本高,這造成京東物流2018年全年虧損超過28個億,也是其連續第12年虧損。劉強東在內部信中表示,“如果這么虧下去,京東物流融來的錢只夠虧兩年。”

  成為第三方物流公司,探索京東商城以外的機會,做大物流業務,是京東物流的出路,但這條路并不容易,它需要直面快遞物流領域成熟市場的競爭,勢必與阿里及其物流服務平臺菜鳥、四通一達(申通、圓通、中通、百世匯通、韻達),以及順豐產生正面沖擊。

  京東物流的困境

  京東對配送員薪酬的調整引發了討論,也折射出京東自建物流業務目前所面臨的真實狀態。

  長期以來,不少中國物流公司的做法是,不提供或提供給快遞員較低的底薪,快遞員的收入由攬件和送件量決定,大多數物流公司也不給快遞員繳納五險一金。此次調整后,京東物流的快遞員就和不少其他中國同業者一樣,不再擁有底薪,五險一金得以保留,但公積金水平調低。

  雖然劉強東也在信中試圖用創業之初的甘苦和京東配送員在公司美好的發展前景激勵薪酬福利遭遇雙降員工,但一位接近京東物流的人士告訴《財經》記者,調整快遞員薪酬的做法是表面現象,實際反映出的是京東物流面臨的真實困境,而京東也在試圖調整其物流業務的結構和方向。

  中國物流業的發展得益于電子商務的繁榮。2018年,中國的快遞年業務量突破500億件,平均每人年收寄包裹近35個,每天有超2億人使用快遞,是名副其實的快遞大國。

  與中國第一大電商公司阿里巴巴不同,京東走了不一樣的路徑:在成立近10年后,京東于2007年開始自建物流基礎設施和配送團隊,為消費者配送他們在京東商城上購買的商品。

  而阿里則逐步搭建起菜鳥這一物流服務平臺,只建倉庫,不建配送團隊,通過股權投資和緊密合作綁定“四通一達”和順豐這幾大物流公司,將訂單導流給這些合作方,由合作方配送阿里旗下電商平臺淘寶、天貓的商品,“京東做垂直一體化的閉環供應鏈,阿里類似快遞中的滴滴打車,做的是快遞員和快件的撮合匹配服務。”中國物流學會特約研究員楊達卿告訴《財經》記者。

  自建物流的優勢明顯,完整的物流基礎設施保證了京東商城的包裹隔天送達,速度遠快于淘寶、天貓等競爭對手。不少消費者認為,如果京東和天貓上有相同產品,京東吸引他們下單的理由就是具備配送速度優勢的物流服務,“沒有配送物流支持,京東商城就不可能脫穎而出成為中國高品質垂直電商平臺,不足以給消費者提供更好體驗的配送服務。”楊達卿說。

  但劣勢也在成本中完全體現:投資大、資產重,京東物流長年虧損,同時也拖累了京東整體的業績表現,這家公司自2014年在納斯達克上市后年凈利潤一直為負,自公司成立之初已積累240億元的虧損額。

  京東物流虧損的核心原因是外部業務太少。長期以來,京東物流完全依賴京東商城的業務,訂單有限,它亟需提升來自外部的業務量。“自建物流的商業模式是成立的,問題在于如何做大規模,提升競爭力。”物流業分析人士趙小敏告訴《財經》。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京東物流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实验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