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奮達科技罷免董事變內斗 高管“互撕”業績虧損嚴重

  奮達科技(002681.SZ)內斗還在不斷上演。

  互懟

  2月10日,奮達科技召開第四屆董事會第四次會議,該次董事會由該公司董事長肖奮主持,會上首先審議《關于提請罷免公司董事的議案》,肖奮認為董事文忠澤、董小林作為公司全資子公司富誠達的主要負責管理人,經營不善,2019 年的經營業績遠低于業績承諾,未能履行董事勤勉盡責的職責,欲罷免文忠澤、董小林的董事職務。當場表決同意 7 票、反對 2 票、棄權 0 票,議案獲得通過。其中董事文忠澤、董小林對該議案投反對票,反對理由主要為上述罷免理由不成立。

  為什么奮達科技董事會提出罷免董事呢?

  2月18日,根據奮達科技回復深交所的關注函顯示,在 2017 年完成對富誠達的收購之后,為了保持全資子公司富誠達的穩定經營,富誠達在 2017 年-2019 年三年業績承諾期內主要由富誠達原股東文忠澤、董小林等作為主要負責人進行經營管理,其中文忠澤擔任富誠達的董事長、總經理兼法定代表人,董小林擔任富誠達董事和副總經理。

  奮達科技表示,富誠達 2017 年和 2018 年業績承諾完成率為 99.63%和 95.30%,精準達標。其中2018 年毛利率為32.19%,較 2017 年提升3.21 個百分點,與 2018 年富誠達營業收入下降、移動智能終端金屬結構件行業毛利率呈下滑趨勢嚴重背離。 根據富誠達財務部門提供的2019 年財務報表,富誠達 2019 年營業收入和毛利率均出現較大幅度的下滑。其中富誠達2019 年營業收入為9.1億元,較2018 年下降25.28%;毛利率為22.76%,較2018 年大幅下降9.43 個百分點。富誠達2019年未經審計的凈利潤為6,203.23萬元,扣非后凈利潤為4,524.52萬元,業績承諾完成率為12.93%,遠低于業績承諾。

  因文忠澤、董小林作為主要負責人的富誠達 2019 年經營業績遠低于業績承諾,經對富誠達未來經營情況的分析預測,公司需對收購富誠達形成的商譽計提減值準備,預計將導致公司連續兩年虧損,并對公司生產經營造成一定影響。

  此外,奮達科技還提出了罷免的其它原因:2017 年-2019 年,富誠達存在未經上市公司同意,提前終止或解除聘用關鍵管理和技術人員,文忠澤、董小林等主要經營管理人員構成的富誠達管理層團隊未經董事會審批多次調整富誠達的組織架構;以及接連出現財產失竊等管理薄弱事項,上述事項對富誠達的正常生產經營造成了較為嚴重的不利影響。

  2月18日,針對罷免,合并持有奮達科技3%以上股份的股東文忠澤、董小林、張敬明等在 “增加臨時提案公告”公告中表示,富誠達2019年度業績未達標存在貿易摩擦、2019年國內經濟去杠桿等宏觀因素的現實原因,尤其是智能手機市場經歷長時間告訴增長之后出現疲態,主要客戶蘋果公司訂單同比減少,同時產品毛利率呈現下降趨勢,以上因素的影響導致富城達2019年業績大幅下滑,而并非系主要管理負責人經營不善所致。

  而且據文忠澤表示,根據其與奮達科技簽訂的業績補償協議,文忠澤將通過業績補償的方式承擔業績未達標的法律責任,奮達科技董事會不應以此為理由罷免文忠澤等人擔任的奮達科技的董事職務。

  調整董事會成員之謎

  在2月10日召開的第四屆董事會第四次會議決議公告上, 奮達科技董事會還通過了一項議案,即擬對董事會成員人數構成進行調整,將公司董事會成員人數由 9 名調整為7 名,其中非獨立董事 4 名,獨立董事 3 人。

  對于調整的原因,奮達科技表示,公司在2012 年上市以來,公司董事會人數均為 7 名,公司在收購富誠達公司之后,為了更好地在企業生產、營銷、管理等方面實現協同效應,實現資源共享,從而增強公司的核心競爭力,公司將董事會人員數量由7 名調整為9 名,增加了新的董事會成員。但是,在實際經營管理過程中,并未取得預期的在協同方面的良好效果。反而,隨著董事會人員的增加,以及在經營理念方面存在的差異,給董事會帶來的協調成本增加,在部分決策事項上產生分歧的機會增多,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董事會的運行效率和戰略決策水平。

  但據文忠澤透露,如果董事會9人變成7人,除3名獨董之外,剩下4名董事中3人為奮達科技董事長肖奮家族成員,1人為肖奮家族選定且與其存在超過20年的工作關系。據此,肖奮家族在董事會層面即可以實現“一言堂”。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奮達科技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实验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