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聚燦光電6億定增背后:財報黯淡 大股東邊質押邊認購

  財報黯淡:扣非凈利潤連續兩年為負

  定增完成后,聚燦光電原始股東的EPS在短期內被攤薄是不可避免的,那如何保障股東長期利益?最有效的途徑是提升上市公司盈利能力,增強競爭力。但從公司披露的年報看,提升盈利能力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走。

  2019年,聚燦光電實現營業收入11.43億元,同比增長104.61%;實現凈利潤0.08億元,同比下降60.02%,增收不增利,且營收凈利潤嚴重背離。公司稱,宿遷子公司產能利用率保持高水平,實現產量大幅增長,同時創新營銷策略實現營收大幅增長;凈利下降是因為毛利率上升幅度有限、非經常損益減少所致。

  不過,聚燦光電似乎忽略了利息費用高企對凈利潤下降的影響。上文提到,公司的有息負債規模較高,2019年,公司的利息費用為0.51億元,是同期凈利潤的6倍。新浪財經鷹眼預警系統顯示,利息支出對公司經營業績影響較大。

  通過此次定增,公司的債務壓力會得到一定程度上的緩解。但這次募資使用完畢后,公司的債務會再次高企嗎?這還有待觀察。

  翻看公司資產負債表可知,聚燦光電的應收賬款增速較快。2017-2019年各期末,公司的應收賬款賬面金額分別為1.61億元、2.31億元和4.01億元,三年翻倍。如果聚燦光電不改善自身的回款能力,仍然可能會導致資金承壓,屆時還會再次大舉借債嗎?

  此外值得關注的是,近兩年,非經常性損益成為聚燦光電盈利的指向標。2017-2019年,公司分別實現凈利潤1.1億元、0.2億元和0.08億元,連續兩年下降。但如果沒有非經常損益的“助攻”,公司將連續虧損。2018年和2019年,聚燦光電的非經常性損益為1.42億元和0.16億元,扣非歸母凈利潤分別為-1.22億元和-0.6億元。

  翻看年報可知,公司的非經常性損益主要為非流動資產處置損益及政府補助,但這些收益不具有可持續性,聚燦光電何時能夠實現扣非歸母凈利潤的大幅增長,才能說明具備較強的持續盈利能力。

  到底缺不缺錢?前兩大股東高比例質押股票又認購新股

  預案顯示,聚燦光電本次定增的對象有9位,包括公司實控人、控股股東潘華榮及第二大股東孫永杰。潘華榮和孫永杰分別擬認購新股1800萬和940萬,認購金額上限分別為2.03億元和1.06億元,合計占擬募資總額的50%以上。

  不過有意思的是,上述兩位大股東似乎又“缺錢”。wind顯示,潘華榮未解押股權質押數量為4560萬股,孫永杰為3290萬股,分別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數的60.91%和70%,質押的目的多為融資需求。

  那聚燦光電前二大股東到底缺不缺錢?一方面質押公司股票融資,另一方面又大額現金認購非公開發行的股票,這是什么操作?

  根據公司2019年年報,聚燦光電還向實控人潘華榮接借款1.38億元,借款的年利率不得超過10%,用于公司流動資金周轉。

  來源:新浪財經 公司觀察

2頁 上一頁  [1] [2] 

搜索更多: 聚燦光電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实验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