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聚燦光電6億定增背后:財報黯淡 大股東邊質押邊認購

  2月17日晚,聚燦光電發布《非公開發行A股股票預案》(下稱“預案”),擬非公開發行股票募集資金不超過6.03億元,扣除發行費用后全部用于償還銀行貸款和補充流動資金。

  上周五,證監會剛發布了新規對再融資“松綁”,這周一聚燦光電就迫不及待地拋出一份定增方案,利用了大部分新規對舊法的修改條款。但財報顯示,聚燦光電的扣非歸母凈利潤連續兩年虧損,資產負債率高于同行,而此次的6億元募資雖然可以解公司燃眉之急,但能否增強公司持續盈利能力還不得而知。

  預案顯示,公司實控人潘華榮及第二大股東孫永杰都參與了此次定增的現金認購,認購規模上限分別為2.03億元和1.06億元,合計占此次定增總金額的一半以上。但有意思的是,上述兩位大股東也將手中所持大部分股票進行質押融資。那潘華榮和孫永杰到底缺不缺錢?認購新股的現金又從何而來?

  融資需求迫切

  2月14日,證監會公布《關于修改<上市公司證券發行管理辦法>的決定》《關于修改<創業板上市公司證券發行管理暫行辦法>的決定》《關于修改<上市公司非公開發行股票實施細則>的決定》(以下簡稱《再融資規則》)。在新規發布后的第一個交易日,三大股指齊聲上漲,多家公司發布了定增預案,也有許多公司根據新規修改了定增方案。

  而2017年登陸創業板的聚燦光電,在新規修訂前,公司并不具備非公開發行股票的條件,在新規修訂后,公司充分利用了新規的修改條款,迅速拋出一份定增方案。

  原來舊法規定,創業板非公開發行股票的上市公司應滿足連續2年盈利的條件。根據聚燦光電年報,2018年和2019年,公司的扣非歸母凈利潤分別為-1.22億元和-0.6億元。再融資新規取消了上述條件限制,聚燦光電多了一條融資渠道。

  再融資新規規定,上市公司申請非公開發行股票的,擬發行的股份數量原則上不得超過本次發行前總股本的30%,舊法的比例是20%;新規還將發行價格由不得低于定價基準日前20個交易日公司股票均價的9折改為8折。

  根據聚燦光電的預案,本次非公開發行股票數量不超過本次發行前總股本的30%(即不超過7797.30萬股),發行價格為 11.29 元/股,不低于定價基準日前 20 個交易日公司股票交易均價的 80%。再融資新規的修改,不僅讓聚燦光電符合定增條件,還可以以相對低的價格增發更多的股票。

  事實上,再融資新規關于募集資金規模和用途的變動最能解決公司的燃眉之急。在發行監管問答中有這樣的表述:通過配股、發行優先股或董事會確定發行對象的非公開發行股票方式募集資金的,可以將募集資金全部用于補充流動資金和償還債務。

  而聚燦光電這次擬募集的6億元資金全部用于償還債務和補充流動資金,其中4億元用于償還債務,剩余資金補充流動資金。目前,公司的資產負債率遠高于同行,有息負債規模高企加重了公司財務負擔。

  2019年,聚燦光電的資產負債率為72.89%,而同行三安光電、華燦光電、乾照光電同期的資產負債率分別為25.64% 、58.31% 和57.65%。聚燦光電資產負債率高企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公司賬面上的有息負債規模較大。2019年末,公司的短期借款金額為3.68億元、一年到期的非流動負債為0.71億元,長期借款為4.49億元,合計占總負債的45%。

  如果聚燦光電能順利完成此次定增,募集資金無疑可以緩解公司債務壓力,但非公開發行完成后,公司總股本增大,短期內公司的每股收益會被稀釋,原股東即期回報存在被攤薄風險。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聚燦光電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实验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