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莎莎國際:2020或全年虧損 至暗莎莎如何擇時等曙光

  2019-2020年初,香港零售業遭到前所未有的寒潮,并接二連三的沖擊香港,短期影響比03年SARS、08年次貸危機、15年占中等過之而不及,見慣大風大浪的莎莎在這次的“遭遇”中首次出現虧損。 2019年香港零售業零售額的臨時估計數值為4312億港元,同比下降11.1%,其中藥物及化妝品下跌13.2%。 而作為香港本地傳統零售商—莎莎國際,因外部事件步入泥陷,股價到了近十年的低點。 從以往多年的業績看,雖然“基本盤”具有較強客戶粘性,但商業模式天然的缺陷,令其極度依賴客流量。 或許會因外部因素出現短期反彈,但并不持久,全年縮減開支,實現收支平衡是莎莎國際2020年首當其沖的目標。 不過,時間是最好的朋友,以史為鑒,外部事件終究會過去。

  零售寒冬,固守香港

  莎莎門店所售產品基本囊括了市面上的護膚品、香水、化妝、護發等日化品牌,主要通過平行進口、獨家代理和本地供應品牌的購買渠道。 集中采購賺取中間商差價的莎莎國際并非天然的核心競爭力,而這種弱定價權決定了莎莎國際的天然的商業缺陷,只能通過不斷開店擴張的經營方針增加盈利。 門店國際化,是莎莎過去給資本市場勾勒的一副壯觀的藍圖。 隨后可見澳門、新加坡、馬來西亞、臺灣、中國大陸等都出現莎莎門店的身影,巔峰時期的門店數量達到287間,但利潤率下滑明顯。 內地、新加波、臺灣常年出現虧損,給莎莎帶來的效益就是增收不增利,過去莎莎國際處于盈利狀況時還可維持海外虧損門店并不斷調整經營策略。 如今整體虧損嚴重影響業績,為縮減成本開支,臺灣(18年關閉)、新加坡(19年中旬關閉)常年的虧損令到莎莎國際決心關閉所在全部的門店。 而內地門店的莎莎受到電商、品牌商授權、價格性價比低等因素影響,多年來雖多次調整經營策略,但效果不佳,依然難以擺脫虧損。 因不舍龐大內地市場,但目前只能不斷摸索,繼續耗著,這基本上也決定了其上限只能固守香港吃老本。而香港作為自由港口,“稅”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香港與內地商品間的差價優勢在人性上發揮的淋漓盡致,也是莎莎天然的競爭力。在過去的六年里,內地訪港旅客規模雖一直徘徊在4200萬次-5100萬次,在總訪港旅客占比中基本維持在75%-79%,可以說內地訪港旅客(代購、個人游、團游)撐起來香港零售的半邊天。

  港澳地區營收占總營收比例從2013財年的81.8%上升到2018財年的84.7%,港澳地區是莎莎主要的營收來源。 由于澳門定位博彩,旅客訪澳并非以零售為主,因此莎莎的核心營收地區實際只有香港。

  港澳地區營收與內地旅客人次有著緊密的關聯。充足人流是營收增加的保障,內地訪客在交易宗數以及銷售額上都高于本地顧客及其他顧客。

  莎莎的自救

  面對武漢疫情席卷全國,2020年新春期間(1月25日-31日)香港本店客消費冷淡,內地訪港旅客按年下跌85.5%,導致莎莎香港及澳門門店零售銷售分別下跌77.9%、73.4%。 2020年1月訪港內地旅客僅為320萬人次,同比下降53%,1月底深圳往來香港口岸基本關閉,高鐵動車、旅游大巴也暫停運。 2月雖尚未結束,但口岸短期開放幾乎不可能,對莎莎的打擊達到冰點。 目前來看,1季度銷售額基本涼涼。最恐怖的是何時開放口岸日期尚不可知,且從開放內地口岸到報復性消費也需要一段時間。全體執行董事自動減薪75%三個月、關閉部門香港門店、裁員及無薪休假、促銷去庫存等十八般武藝擺上臺面。 此外香港政府2月14日晚宣布疫情補貼和援助政策,發放不少于250億港元,共涉及21個項目,其中包含向零售店、旅行社等發放津貼。 截止2018財年,莎莎全年人工薪酬支出約11.7億港元,由于香港地區銷售額銳減,公司難以承受這龐大費用支出,若要維持人員數量不變,單靠政府援助及高管減薪酬(約200萬港元薪酬)、租金小幅減持等措施還遠遠不夠。 過去的社會動蕩,匯率回升已令莎莎很“難受”,首次產生虧損后的莎莎并于2019年三季度報告指出將在18個月內關閉20-25%香港零售門店,為實現2020年的盈虧平衡,相信這次武漢疫情會加快莎莎關店速度和力度。 作為降成本最有效的方式還是關閉門店以及裁員,從反面看也抑制了未來業績增長空間。短期增長空間取決于寒冬下的業績基數是否足夠低,長期則需配合門店數量回收帶動銷售額上升。

  高分紅,股價十年新低

  公司財務穩健,常年無有息債務,但現金流值得關注。 截至2019年中報,公司持有現金為7.89億港元,而過去全年維持約11億多港元,之所以一直僅維持11億多的現金流的主要原因賺到的錢都用于分紅,高分紅是莎莎國際的一大特點,剩余的現金僅夠用于不到一年的日常經營支出。 2006-2018年累計現金分紅為63.79億港元,平均分紅率達到95.92%,近年派息比率甚至超過100%。

  常年高分紅也意味公司管理層愿意與中小股東共同分享經營所得。這跟創始人持有高股權(64.3%)以及年齡不無關系。 此外從股權結構來看,莎莎的持股者多以西方及香港本地機構為主,而海外投資機構對業績、股息尤為看重。

  截止2020年2月14日,莎莎國際收盤價為1.50港元/股,過去股價曾底至1.3港元/股,創近十年的新低。若2021年后經營回暖,而價格尚未反映,股息率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畢竟香港是一個好息市場。

  結語

  遲遲未能打開龐大內地市場的莎莎國際無奈只能依靠港澳市場,而港澳市場又取決于內地訪港澳旅客以及人民幣浮動匯率,穩定性不足,可以見到莎莎國際過去業績波動明顯。 具有不可預測的周期性,但港澳地區優勢明顯,可以用“高拋低吸”來操作。 一方面,2020年全年虧損大概率已無可避免,在悲觀的行情活下去,未來才有翻身的資本。 另一方面,排除外部因素,何時能確保持續性盈利,內地市場是關鍵,雖電話會議表示19年底內地銷售有所改善,但業績貢獻幾可忽略,至今這一難題公司內部尚未有效解決,其實只因“稅”是天然的優勢。

  來源:和訊網 王雅媛港股圈

搜索更多: 莎莎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实验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