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4.66億“分手費” 跨境通董事長疫情期間天價離婚

  A股再現天價“分手費”

  2020年2月17日晚,跨境通公告稱,公司董事長徐佳東先生與李俊秋女士簽署的《財產分割協議》,解除婚姻關系。徐佳東將7011.18萬股股份(占公司總股份的4.5%)分割予李俊秋名下,按照2月18日收盤價6.65元/股估算,徐佳東分割股份價值達4.66億元。

  股份分割后,徐佳東所持上市公司股份比例從15.22%減少至10.72%。

圖片來源:公司公告

  2008年,徐佳東創建環球易購。自2014年跨境通并購環球易購起,徐佳東至今一直擔任環球易購總經理,現任跨境通董事長、總經理。

  但值得關注的是,徐佳東持有的跨境東股份中有2.2億股處于質押狀態,且占公司總股本的14.64%。

  并且根據公告顯示,徐佳東僅在2019年11月至12月累計套現1.39億元,加上其2019年7月的套現金額,總數超過2億元。

圖片來源:公司公告

  不過值得關注的是,協議生效后李俊秋將獲得公司4.5%的股份。按照證監會發布的有關規定,上市公司控股股東以及持股5%以上的股東、董監高減持股份,都要受到時間、比例等方面的約束。但如果通過離婚,將持股降到5%以下,那么離婚后,女方持股不足5%,所受到的約束就會小得多。

  另外,在這徐佳東的天價分手費之前,2020年還有兩個巨額“分手費”案例備受矚目。

  開年第一個是東尼電子的實控人沈曉宇。沈曉宇于1月將其持有的1290.15萬股股份轉至前妻名下,“分手費”超3億元。但這一權益變動未導致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發生變化,不涉及公司控制權變更。

  另一個則是于近日曝出,已申請離婚的甘薇向賈躍亭提出了接近40億的索償。

  野馬財經注意到,2020年1月28日,賈躍亭方面通過破產代理網站Epiq發布的一份披露聲明提到,已申請離婚的甘薇向賈躍亭提出了接近5.71億美元(約合人民幣40億元)的索償。

  披露聲明中提到,相關協議生效后,債權人應在任何司法管轄權下放棄對甘薇的債務的追索,撤回對甘薇的任何訴訟或仲裁,并且向中國法院通知已經和甘薇達成和解,把甘薇從被執行名單中移除出來。

  說完了天價“分手費”后,再回來看跨境通,這個從“百元褲業”到帶你“買遍全球”的電商公司,近年來也是頗受關注。

  從建筑工到山西首富

  跨境通的前實控人是多次蟬聯“山西首富”的神秘晉商——楊建新。

  曾經,有人做房地產撈了第一桶金、有人靠炒股實現了財務自由。而對楊建新來說,妥妥的是做實業的一把好手。他的發家之路和普通人的生活息息相關,那就是——賣褲子。

  由于家境貧寒,楊建新讀完初中便早早輟學。因為文化程度不高,所以他可以說是什么都干過。

  16歲時,他進入太原市第六建筑公司,成為了一名建筑工人。不過這一時期并沒有持續太久,不甘現狀的他選擇了辭職創業,拿著家里的2萬元錢投資開了幾個小雜貨店。

  1989年,楊建新開始接觸服裝行業。不過有了失敗經驗的他沒有選擇馬上開店,而是選擇在太原市壩凌橋擺攤。

  受“10元店”的啟發,楊建新決定自己要做一百塊的褲子。別人是“樣樣都十塊”,他搞“條條都一百”。這也是后來百圓褲業名稱的由來。

  功夫不負有心人。2011年12月,百圓褲業成功上市,成為國內首家上市的專業褲裝企業。隨著公司上市以及股價上漲,楊建新夫婦晉級“山西首富”并蟬聯數年。

  公開信息顯示,上市之后的百圓褲業受困于服裝行業的困境,業績持續低迷,因此楊建新選擇了轉型。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跨境通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实验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