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海翔藥業 藥廠還是化工廠?

  海翔藥業雖然是老牌醫藥企業,但營銷費很低,研發費更低,公司盈利更依靠另一主業染料業務,并不算真正意義上的醫藥股。

  有三家上市公司在春節前就完成了年報發布,其中海翔藥業(002099.SZ)在1月22日發布2019年年報。年報顯示,公司主營業務繼續增長創新高,2019年實現營業收入29.41億元,同比增長8.20%,實現歸屬母公司凈利潤7.71億元,同比增長27.40%。

  業績看起來很不錯。在目前新冠肺炎疫情之下,海翔藥業是不是也能跟上醫藥股大熱的趨勢?仔細分析公司的業務結構和盈利情況,可以看出海翔藥業多少有些名不符實。

  核心產品并非醫藥

  海翔藥業是一家位于浙江臺州的老牌醫藥企業,成立于1998年,2006年在A股上市。公司早期主要經營原料藥,2014年經過重組后開展環保染料的生產。

  從銷售收入構成看,原料藥及原料藥中間體的銷售額超過公司營收的一半以上。從這個角度看,公司是一家“名副其實”的醫藥企業。

  但是,換個角度,從不同業務帶來的毛利看,公司染料和染料中間體帶來的毛利為8.51億元,占全部毛利的57.58%,遠超原料藥業務帶來的毛利。

  所以,這是一家“純粹”的醫藥企業嗎?

  最近因為疫情的原因,很多醫藥企業受到追捧。但不同的醫藥企業從事的經營范圍不同,公司之間的差異比跨行業還要大。一部分從事原料藥生產的醫藥企業,其實本質上是化工企業。

  比如海翔藥業,財務數據是完全對不起“醫藥”二字的,營銷費很低,研發費更低。 

  為什么?

  因為它其實算是搞化工的,公司主要產品是培南系列和克林霉素抗生素的原料藥,這些藥物已經發明數十年了,工藝成熟,既沒有專利優勢,也沒有技術特長,公司生產的原料藥毛利率30%左右,遠低于從事創新藥生產的企業。當然,為了彌補創新能力不足,公司也通過自研獲得了一些新藥的發明專利,但新藥占營收份額比較小。

  業績暴增的“真相”

  隨著環保的趨嚴,2018年以來,一部分競爭對手停產,染料行業開始了漲價風潮,染料毛利率從2017年的55%漲到67%,染料中間體毛利率從2017年的48%漲到55%。

  從成本看,海翔藥業的染料業務幾乎和上年持平,染料中間體業務有較大幅度下滑,但由于毛利增幅較大,帶動公司業績上漲。

  需要留意的是,雖然年報中全年染料業務比較強勁,但公司2019年三季報顯示,由于染料業的傳統淡季,疊加貿易戰的影響,公司染料價格有一定的下滑,對毛利有較大的影響。

  研發支出的處理

  最能代表醫藥類企業技術實力的,是研發成果。

  比如復星醫藥(600196.SH),公司賬面超過7.8億元的無形資產,除了1億元左右的土地所有權外,其余絕大多數是專利權及專有技術。用同樣的標準去衡量海翔藥業,卻發現公司的5.3億元的無形資產中,幾乎全部是土地所有權,沒有研發成果。

  難道海翔藥業完全不進行研發?

  這要從研發資本化說起。根據會計準則,符合條件的研發支出,可以通過無形資產核算。將研發支出計入無形資產的會計處理,叫做研發資本化。除了計入無形資產,研發支出還可以直接計入研發費用。這二者有什么區別呢?

  先說相同點。為了鼓勵企業進行研發,稅法對研發支出進行加計扣除。根據稅法規定,企業的研發支出可以按照發生額175%的標準抵扣稅金,稅法并不管是計入研發費用還是無形資產。

  研發資本化只是一種會計處理方式,并不代表專利和研發成果一定非要以無形資產的形式體現。

  海翔藥業的年報顯示,公司擁有國內發明專利44項、 PCT專利2項、國家標準7項、行業標準8項、浙江省級科技獎項11項。2018 年,公司完成琥珀酸美托洛爾 FDA 注冊、中國注冊、鹽酸去氧腎上腺素中國注冊等 11 項注冊,2019年上半年,阿卡波糖片的一致性評價相關申報材料已獲藥監局受理。這些科研成果,公司絕大部分進行了費用化處理。

  再說不同點。主要體現在利潤表,計入無形資產的研發支出,無需本期抵減利潤,能夠合法的“虛增”利潤;計入研發費用的研發支出,直接抵減了利潤。

  依舊以復星醫藥為例,公司大約30%左右的研發支出進行了資本化,假設海翔藥業也按照這個標準進行研發資本化,公司2019年凈利潤大約增加3000萬元左右。

  一般來說,研發支出全額費用化的企業,效益都比較好,利潤充裕,足以承擔研發支出對利潤影響,比如“財大氣粗”的恒瑞醫藥(600276.SH)也采用該方式核算研發支出。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海翔藥業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实验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