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美團王慧文為什么會選擇這個時候退出?

  1月20日下午消息,美團CEO王興發布組織公告郵件,宣布公司啟動“領導梯隊培養計劃”,推動公司人才盤點、輪崗鍛煉、繼任計劃等一系列工作有序開展,為下一個十年人才梯隊培養提供組織和制度保障。

  該計劃率先在美團的最高管理決策機構S-team(Senior team)落地:決定增補副總裁郭慶、副總裁李樹斌為S-team成員,未來將基于公司長期發展需要,持續加強S-team建設。

  同時,公告宣布美團聯合創始人、S-team成員、高級副總裁王慧文(老王)將于2020年12月退出公司具體管理事務,后續王慧文將繼續擔任公司董事,并任美團終身榮譽顧問、“互聯網+大學”特別講師,助力公司戰略規劃、組織傳承和人才發展。

  S-team成員、高級副總裁劉琳(Elaine)因個人及家庭原因,將于今年轉任公司高級顧問,后續將繼續投入時間精力,助力公司發展尤其是人力資源體系建設。

  王慧文和劉琳都是美團點評最核心的高管,為什么會離開?為什么會選擇在這個時間離開?這對美團點評意味著什么?

  去年的時候,我曾去拜訪過美團點評的一個合伙人。約的還是晚上八點半,因為白天就沒有時間,10點聊完后,朋友說還要繼續面試。

  談及美團點評的經營管理,朋友說這是常態,老王/王慧文比我還辛苦,他是7×24小時在線。美團點評雖然已經成功IPO了,但絲毫不是守成的互聯網公司,而更像一家創業公司。

  現在回憶起來,王慧文和劉琳在這個時候退出,個人及家庭原因未必是全部原因,但肯定是最重要的原因。創業十年,一直都在高壓情況下奔跑,是時候需要照顧一下家庭了。

  但對于一家互聯網公司來說,在中國這個最殘酷的競爭市場,不進則退,沒有人想成為下一個百度。

  業界有個普遍的規律:一家公司發展到七、八年,企業的組織文化才開始真正有了自成一派的雛形。美團成立于2010年,如今正是組織文化成型的關鍵時期?梢哉f,未來兩年組織隊伍的發展關系著美團五到十年之后能否依舊在行業內保持領先。

  事實上,從哲學角度來講,新舊事物的交替本就是一切事物發展的客觀規律,這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而從歷史角度來說,每個朝代的不斷更迭,實際上也是組織隊伍的不斷更新,正是因為如此,歷史的車輪才得以不斷前進。

  以史為鑒,可以知興替;以哲為鑒,可以探規律。因此,退位讓新這件事無可厚非,但是關于王慧文和劉琳為什么偏偏選在今年這個節點退出美團具體管理事務,其實是美團和他們綜合考慮行業、業務、個人等多方因素做出的決定。首先,我們要從電商行業的大背景講起。

  內部人員改革,是當下巨頭的步伐

  “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新事物并不是必須取代舊事物,而是隨著社會的發展需要,新事物有資源和能力取代舊事物,我理解為一種趨勢的變革。

  正因如此,阿里、騰訊、京東這些巨頭現在都在大刀闊斧進行高層人員的改革。

  在發展新生力量這件事情上,阿里巴巴一直走在時代的前端。2019年教師節,馬云卸任了阿里巴巴集團董事長一職,正式退休。而早年的阿里十八羅漢,幾乎盡數退出一線舞臺。

  近日在阿里巴巴20周年時,馬云又提到:“30年以后,我們希望每年向社會推薦輸出至少1000名10年以上的阿里人,他們應該參與到社會的建設中!”其中的語言藝術實在是登峰造極。

  有人說年輕本來就是阿里的企業文化,不能說明內部人員的改革正在成為整個行業的大環境;但是從前很少辭退員工的騰訊,也開始進行“結構性優化”這件事,足以說明內部人員改革是當下互聯網行業的大趨勢。

  而相比于上面二者,顯然京東沒什么語言天賦,將人員變動稱為“淘汰掉因身體原因不能拼搏的員工”。事實上,“平平無奇”的京東,是最早實施高層人員變動計劃的公司。

  2018年年中,受負面新聞影響,京東市值逐漸下跌,股價甚至一度下行至2014年上市時的發行價。公眾的輿論、投資者的離場、與社交電商的激烈競爭,內部與外部的雙重沖擊,使得京東迎來了上市以來危機最為嚴重的一年。

  也正是在這時,徐雷“臨危受命”,開始代替劉強東出現在各種會議和活動中。2018年7月,徐雷升任京東商城輪值CEO,開始全面操盤京東的日常事務。年底,徐雷帶著京東零售幾乎所有核心高管在廣東肇慶開了一個三天三夜的長會,共同討論經營理念,討論戰略。

  會議過后,徐雷完成了對組織架構的調整和人員思想的重新統一。緊接著,2019年,徐雷開始從文化、組織、業務、戰略等多個方面對京東零售進行了全面改造,這一年,京東的業績以超英趕美的速度復蘇。

  當然,不僅是阿里、騰訊和京東,網易、滴滴、百度等互聯網行業的佼佼者也都在對內部組織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在這種互聯網組織變革環境下,市值僅次于阿里和騰訊的新晉巨頭美團勢必不能落后。

  不過,從邏輯學的角度來講,行業背景僅僅能作為美團這次組織變革的充分條件;美團外賣行業龍頭地位的確定,才是變革的必要條件。

  為什么這個時候退?

  餓了么已成往事,老王現在是功成身退的最佳時機。

  如果說2018年夏IPO的時候,美團點評還有潛在的威脅,F如今餓了么已經甩出千里之外,酒店日訂單量已經是攜程一倍。美團點評在生活服務領域,還有威脅的對手嗎?沒有。老王此時退出,可謂沒有遺憾了。十年間,美團合并了大眾點評,逐步完成了本地生活服務的全面搭建,實現了赴港IPO后股價的逆勢狂飆,將中國互聯網行業的BAT格局改寫為ATM格局。

圖片來源:老虎證券

  2011年,王慧文放棄淘房網,重新回到王興麾下,加入美團擔任副總裁職務,負責美團網市場和產品的相關工作。正是因為這一次的組織變革,才培養和招募了一大批人才,為美團網的外賣市場和產品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2013年,老王創建了美團外賣,一手締造了今天美團的核心業務。隨著阿里將更多的資源和精力投入到核心電商業務對抗拼多多,2019年美團迎來了飛速發展的一年,美團外賣也結束了與餓了么之間長達數年的戰爭,在各個維度都坐穩了行業的龍頭地位。

  市場占有率上,根據第三方研究機構Trustdata發布的《2019年上半年中國外賣行業發展分析報告》, 2019年Q2美團外賣交易額占比持續擴大,進一步增至65.1%;相比之下,2019年餓了么的交易額占比相對穩定,Q1及Q2的交易額占比分別為27.5%、27.4%,已經連續四個季度持續下滑。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美團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实验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