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京東渡劫:劉強東從官司中掙扎出來后 京東會走向何方

  聚氣成勢,眾口鑠金,劉強東再也按耐不住,在朋友圈發表了一篇長文,用24個感嘆號,表達了自己憤懣、苦惱和委屈,他細數自己創業過程中的艱苦與樸素,吐槽了京東內部的人員臃腫問題,并且特別要求每一個京東人得有拼搏精神,表示那些混日子的人不是他的兄弟,他的目標,仍然是幫助那么多還沒脫貧的中國人。

  從今天來看,這一篇內心獨白仍然沒有為他洗白,更像是火上澆油,公眾的焦點仍然放在“兄弟”與“996“上,過去的每一句豪言壯語,都成了打臉的證據,也是他揮之不去,必須要背負在身上的債務。

  或許是出于無奈,4月15日凌晨,劉強東又發布一封內部郵件:《致全體配送兄弟們的一封信》。在信中劉強東說,京東物流2018年全年虧損超過23個億,已經連續虧損了12年。如果這么虧下去,京東物流融來的錢只夠再虧兩年。

  一針見血!

  這也是劉強東,第一次公開坦言公司面臨的困境,延續了兩個月的裁員風波,至此才真正的冷靜下來。

  京東物流一度是劉強東眼里的王牌,他曾經許下宏愿:“未來的快遞只有兩家,就是順豐和京東。”

  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京東物流都是自帶傲氣的,它不屑于外部業務,只服務于京東商城,隨著京東商城的流量見頂,京東物流將承受極大的壓力,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在高昂的內部成本之下,京東需要掙脫自建物流這個深陷的泥潭。

  所以在2018年10月,京東開放個人快遞業務,被視為是補虧損的手段。

  目前,中國的個人快遞市場十分龐大,有著巨大的盈利潛力,有數據顯示,2018年單位與居民物品物流總額同比增長22.8%,比社會物流總額增速高出16.4個百分點。在網絡零售領域,受電商消費快速增長拉動,全國快遞業務量實現507.1億件,同比增長26.6%。

  但是,對比于歐美發達國家6%-7%,中國社會化物流成本占到了GDP的15%,在2018年,劉強東和菜鳥網絡的CEO童文紅就各自表示,要將中國的社會化物流成本降低到5%以內。

  這注定是一場任重道遠,持續而膠著的戰爭。為了應對這場戰爭,開源節流,根據新業務調整快遞員的薪資結構,以利益為導向調動一線快遞員的積極性,幾乎成了京東物流掙脫泥潭的必然之路。

  4

  當然,除了物流業務的困境,京東的麻煩還遠不止于此。

  在大洋彼岸,一個叫做liu jing yao 的明尼蘇達女大學生,對他發起了關于強奸罪的的民事訴訟,要求逾5萬美元的賠償金,因為劉強東和其他涉案人員都有濃厚都京東標簽,所以將劉強東和京東一起,列為被告。

  五萬美元,對于劉強東和京東來說是毛毛雨,可是一旦罪名成立,更大的麻煩還在后頭。

  首先,京東集團和劉強東個人將背負著巨大的道德包袱,很可能將背負一輩子,這是毋庸置疑的。

  我們更應該注意到,早在2018年,Rosen、Schall和Pomerantz三家美國律師事務所分別在官網宣布,將調查京東是否涉嫌失實披露劉強東案情,進而使京東的投資者蒙受損失。三家律所還邀請投資受損的股民參與調查和可能的集體訴訟。其中Schall律所表示,損失超過10萬美元的投資者可參與調查和集體訴訟。

  而此前,京東方面一直矢口否認,說劉強東根本沒有涉案,到后來實在是捂不住了又承認發生過關系,前后公關矛盾,如果現在這個時候再定性為強奸,那么根據美國信息披露的相關法律,劉強東和京東將面臨美國證監會的嚴厲處罰。

  依據1934年美國證券交易法規定,京東很可能涉及證券欺詐。

  這樣一來,京東將面臨兩大麻煩:一個是證監會SEC的處罰,再一個就是集體訴訟。

  在美國,信息披露更為嚴格,集體訴訟的影響力很大,龐大的資金規模這會給實際控制人、董監高、上市公司造成很大的壓力。

  從過去的案例來看,大部分被集體訴訟的中概股,最后均以和解告終,但是往往價值不菲。例如,分眾傳媒曾因信披違規問題“觸礁”,在長達兩年的官司后,接受了總額高達5560萬美元的和解金。

  無論起訴后續如何,京東恐怕是要為此支出一筆不菲的“學費”。

  5

  不可否認,京東仍然是一個龐然大物。

  但這也正成為了它的一個弱點,就像是行駛在廣袤大西洋里的泰坦尼克號,為了用盡可能短的時間內抵達目的地,這艘巨大的商業郵輪,早已不顧一切的加速行駛,中途一旦遇上冰川,稍有不慎就會船毀人亡。

  也正因如此,當它陷入囚徒困境時,才會引起社會巨大的反響,過去的幾十年,互聯網企業依靠巨大的中國市場獲得成功,所以也自然的要負擔起相應的責任,京東作為中國互聯網的巨頭,更是責無旁貸。

  我們應該清楚的是,無論是裁員還是官司,其實都只是表象,都不足以摧毀這個電商巨頭。

  這其中折射出來的,是對京東最深層次的憂慮。

  于內而言,它正面臨著組織架構調整,減肥瘦身,這勢必一個十分漫長的過程,從只服務于自家商城的1.0,突圍到市場更為廣闊的2.0,這是一個十分關鍵的口子,歷來轉型都是機遇與風險并存,這將考驗京東的戰斗能力。

  于外而言,京東這樣的電商平臺能夠脫穎而出,本就是時代的必然,有亞馬遜的例子在前,證明這種模式是走得通的,龐大的中國市場上,必然會誕生這樣一家企業,來摸著石頭過河。

  但是很顯然,留給京東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國內人口紅利的見頂,讓互聯網行業都進入到了一個去除泡沫的時期,電商領域正進入下一個戰場,對三四線城市的流量爭搶已經進入了白熱化,我們應該思考的是,京東將在這里面扮演一個什么樣的角色?

  我們有全方位的平臺阿里巴巴,有主打下沉市場的拼多多,有線上和線下結合的蘇寧,更有當當和唯品會那些死死咬住細分領域的小眾平臺,而對于京東,我們很難給它下一個明確的定義。

  現在,大的平臺已經快要補齊物流短板,小眾平臺也在不斷鞏固自有的領地,留給京東的位置,會不會有些尷尬?

  來源:港股那點事  作者:沙眸 數據支持:勾股大數據

2頁 上一頁  [1] [2] 

搜索更多: 京東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实验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