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京東渡劫:劉強東從官司中掙扎出來后 京東會走向何方

  1

  2015年8月16日,3800余名京東員工一個個喜逐顏開,在隆重的搬遷儀式下,浩浩蕩蕩的開始了喬遷大行動,進駐新的辦公大樓。

  京東新總部,位于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總面積達28萬平方米,樓宇高達100米,由三座巨型辦公大廈連接而成,遠遠望去三幢高樓比鄰而立,氣勢恢弘,里面一應現代化設施俱全,能在此辦公,可謂是羨煞旁人。

  這是一場十分盛大的儀式,按照中國幾千年來安土重遷的傳統,企業喬遷之喜意義重大,本該由劉強東邀請各界名流,一起享受這一高光時刻,但最后這一殊榮落到了沈皓瑜與隆雨的頭上,二人主持了這場儀式,并親手啟動了象征新總部大樓正式啟用的金鑰匙。

  沈皓瑜,京東集團副總裁、京東商城CEO,2011年加入京東,幫助京東商城搭建了包括倉、配、客在內的完整運營體系、協助組建了龐大的運營團隊,協助劉強東帶領京東商城從交易規模200多億迅速發展到了超過4500億。

  隆雨,京東集團首席人力資源官及首席法律總顧問,也是劉強東的同學,四度訪賢之下,才加入了京東集團。

  二人能獲此殊榮,絕對可以稱得上是劉強東的左膀右臂,是劉強東眾多兄弟中最核心的那一批圈子,春風得意。

  對于兄弟,劉強東一向很煽情,曾經在年會上鞠躬感恩,還公開表態過,要讓員工活得有尊嚴,不克扣員工五險一金,不開除一個兄弟,要跟大家永遠在一起。

  按照他的構想,京東新總部陸續將搬進上萬人,未來要建十座大樓,要容納至少5萬人,公司還要繼續擴招。

  筆者默默掐指一算,劉強東坐擁18萬兄弟,這可比梁山泊英雄聚義的規模要大得多,十個宋江綁在一起,也只能甘拜下風。

  2017年12月,劉強東去浙江烏鎮參加第四屆世界互聯網大會,那時候京東的事業如日中天,大強子睥睨四野,豪言壯語,金句頻出,即便是獨孤求敗的風清揚也沒被他放在眼里。

  然而,這一切都在2018年悄然發生變化。

  2

  2018年1月份,京東的股價從50.68美元,一路開始滑坡,逼近30美元大關。

  9月2日,眼見著京東股價已經修復到了一定的程度,市場上已經有不少機構跳出來說股價趨穩,結果掌門人卷入性侵風波,股價一腳油門踩不住剎車,一度逼近破發。

  從今天來看,劉強東性侵事件更像是一根導火索,在萬眾矚目下引爆了一個大話題,熱帶雨林的蝴蝶扇動著它的翅膀,一股針對京東業績和經營模式的旋風,正在悄然形成。

  “京東是一個人的京東,阿里是一群人的阿里,如果劉強東深陷牢獄,京東就垮了。”

  “大機構和大股東都已經在撤退了,京東的核心競爭力在下降,現在各個領域布局,就像是一只無頭的蒼蠅四處亂撞,它在迷茫。”

  “京東的模式有問題,快遞是一個重資產的項目,中國互聯網的人口紅利見頂,阿里巴巴在瓦解它的物流護城河,前有懸崖,后有追兵,京東看不到未來……”

  一時間,擔憂之聲不絕于耳。公眾抱著吃瓜的心態看劉強東性侵事件,卻又不失耐心地撥開它背后的迷霧,最后發現它已經是金玉其外,經營情況和財務狀況破綻百出。

  京東,就像是一根被壓制日久的彈簧,失去了劉強東這個靈魂人物的鎮壓,反彈的力量讓這個龐然大物措手不及,它失去了彈性活力,銹跡斑斑。

  事實也確實如此,各種數據被挖掘出來時,大家才恍然醒悟,原來各大機構投資者早已大規模撤退,年中最高點時有581家機構持有京東股票,而到了第三季度末,這個數字變成了155家,持股總數從6.177億股減至4081.563萬股,鐵桿粉絲高瓴資本也由粉轉黑,減持了6億美元股票,轉而9億美元買入阿里,為風清揚的偉大構想搖旗吶喊。

  歸結起來,京東面臨的問題有四:

  1、劉強東手握大權,公司決策機制有巨大缺陷;

  2、京東物流是重資產,巨大的投入沒有得到相應的回報,優勢在菜鳥網絡的崛起之下,一步步喪失;

  3、中國互聯網人口紅利見頂,京東商城用戶新增乏力,活躍數出現斷崖式下跌,而電商市場已經進入了下沉時代,京東的高冷白領氣質,卻與小鎮青年不太相符;

  4、與騰訊的5年戰略合作即將在2019年到期,卻沒有好好利用微信的巨大流量,反而眼睜睜看著帶有強烈鄉土氣息的拼多多,分去大塊蛋糕。

  就這樣,內外交困的京東,在一場輿論大爆炸中,被人拿著放大鏡將毛病一個個給挑了出來。

  9月10日教師節這一天,是中國電商界一個值得玩味的日子,穩坐業內頭把交椅的風清揚,宣布進入退休程序。

  至此,中國電商界的兩位靈魂級人物,一個向紅塵策馬,一個向田園放歌,似乎也在暗示著,一個新的時代格局即將來臨。

  所有人都在等待一個契機,看一看劉強東從官司中掙扎出來后,京東的路會走向何方。

  3

  北京時間2018年12月22日凌晨,京東性侵門事件塵埃落定,美國檢察官宣布劉強東事件的調查結果,因證據不足,不予起訴。

  隨即,京東宣布對組織架構進行了調整,內部開始大放權,弱化劉強東的核心角色,分散經營風險。

  此時,京東的人應該都松了一口氣,大強子平安著陸,兄弟們終于可以舉杯同慶,繼續大碗喝酒,大塊吃肉,用秤分銀兩了。

  但,他們終究還是太年輕,歷經風暴的劉強東審視內外,雷霆出擊了。

  2019年2月17日,京東在開年大會上,宣布將末位淘汰10%的副總裁級別以上的高管,隨后一個月的時間里,接連數位核心高管離職,預計未來將達到十幾人。

  4月1日,這一天是愚人節,命運和那些跟京東簽約的大學生開了大玩笑,在5000塊錢的補償下,他們被大量毀約。

  4月3日,劉強東發布內部郵件,要求各部門淘汰不能拼搏、不能干的、性價比低的三類人,輿論再次被點燃。

  4月7日,京東實錘取消了快遞員的底薪,另外將增加快遞收件任務,攬件將計入績效,直接影響工資收入,降低部分快遞員的公積金系數。

  4月9日,京東又宣布已經開始實施核心高管輪崗計劃,京東集團高級副總裁笑松和胡勝利將被調任到其他崗位,而二人在京東的新角色也未塵埃落定。

  朗朗晴空之下,京東大廈蒙上了一層陰霾。

  回顧當初,搬遷儀式上的兩名主角,功勛卓絕的沈皓瑜早在2016年遠赴美國,早已經淡出了京東的核心圈,隆雨這個劉強東四顧茅廬的得力干將,也即將遺憾落幕,6月30日正式生效。

  時隔四年,京東大廈依然矗立在經濟大開發區,面容依舊,卻已物是人非。

  一切都是那么的干凈利落,劉強東有快刀斬亂麻的決心,秋風掃落葉一般,想要一次性解決掉集團的內部問題。

  外界,輿論風暴已經在瘋狂醞釀,劉強東如日中天時,那股豪氣干云,在這一刻都變成了他遭受道德攻訐的果報,也是他失信于人的鐵證。

  不少人戲謔稱,大強子去了一趟美國之后就開始放飛自我,完成了劉強東到“留情東”再到“無情東”的轉變。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京東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实验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