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零售業頻道 >> 正文
方便面:一場平凡的抗疫戰爭

  在出生110年,離世13年之后,“方便面之父”安藤百福和饑餓之間的戰爭仍未就此終止。

  2020年初,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讓各城市居民的出行均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限制。也讓“消費升級”這一大背景下,闊別主舞臺多年的泡面,重新回到了人們的視野之中。

  數據統計顯示,過去的一個月里,淘寶上搜索“方便面”的人數增長了200倍;京東平臺上,從除夕到初九十天內,方便面售出了1500萬包;與此同時,蘇寧小店里的方便面也迎來了342%銷量環比猛增。

  需求的暴增傳導到資本市場,是企業的股價大漲,2月3日至2月14日期間,日清食品、康師傅、統一的股價分別上漲12.18%、12%、11.56%,截至2月22日,康師傅控股盤中漲幅1.25%,總市值已經達到了821億元。

  一個月前,福布斯發布的臺灣地區富豪榜單中,康師傅的創始人魏應州、魏應交、魏應充、魏應行兄弟以72億美元,頂替郭臺銘,一舉登頂了首富寶座。

  很難想象,僅僅是在一兩年前,市場的主旋律還是“方便面已死”,被視為“垃圾食品鼻祖”的它,在多線城市外賣業務崛起的檔口慘遭重創,節節敗退,“3年少賣80億包”的數字,就這樣輕描淡寫的溶化在藍黃色洪流揚起的塵土之中。

  在歷史的潮流、商業的風口面前,所有人都相信,方便面終究會被外賣完全取代,正如飛馳的高鐵取代綠皮火車那樣,這一陪伴了數代人味蕾的食品,終究只能成為時代匆匆步伐下的又一抹回憶。

  只有在又一段“共克時艱”的歲月里,商超外賣被迫停滯,足不出戶的人群蝸居于家中,再一次感受到關于饑餓和飽腹之間關聯的復雜情緒之后,那被108克面餅和80攝氏度熱水所澆灌的溫暖感受,才能重新喚醒人們對于生活更深層次的思考和信心。

  01

  在南京城東,疫情形勢最為嚴峻的時刻里,街區便利店和商超被迫全部關閉——他們中的大部分即使開著,也早已面臨商品售罄、無貨可賣的窘境。

  在此基礎上,大型綜合商超幾乎成為了方圓數公里內居民生活物資唯一的補給站。其中一間超市里,泡面區域十余米長的貨架前早已被搶購的人群所填滿。戴著口罩、面無表情推著購物車匆匆經過的人們,即使沒有事先的購買計劃,也并不介意隨手拿上幾扎放入車簍。

  過去的大半個月里,我和另一位朋友幾乎每隔3天就要來這里重新補滿家用。也得以近距離目睹了這兩個滿裝著泡面的貨架的變遷。

  盡管連千禧之后出生的年輕人,都已經熟知這種高油鹽、高熱量食物的種種危害,但這似乎并不影響疫情面前,人們內心深處對于它的選擇和信任。從最初的“紅燒牛肉”、“老壇酸菜”,到后來動輒滿滿一貨架的“香菇燉雞”、“鮮蝦魚板”,琳瑯滿目的快消商品之中,這是唯一一個時刻有員工在側補齊貨物的柜臺。

  那段時間,互聯網上,層出不窮的泡面吃法和話題,成為了宅家人群的一大解壓途徑,疫情初期,人們調侃“這是康師傅的報復”、“事實證明,即使封城了,人們也不會吃香菇燉雞面”。然而伴隨著禁足時間的延長,后續的超市貨架上,連這些最不受歡迎的泡面品牌也被搶購一空。

  最近的幾次購物經歷里,堂而皇之擺在泡面貨架上的,已經變成了“手工掛面”、“公仔面”、“大碗寬粉”等“李鬼”商品。

  沒有人知道,整個疫情期間,這一間超市的兩臺貨架之上,一共售出了多少份口味不一的泡面,這些泡面所構成的餐食又節約了多少儲存空間,減少了人們多少不必要的出行次數。

  有數據顯示,自春節以來,僅康師傅天津頂益食品有限公司所恢復的產能,就已經達到了3條生產線,日產方便面超400萬包。

  盡管同火鍋牛排相比,這些圖案誘人的泡面所能提供的營養終究十分有限,甚至遠遠不如自熱米飯之類的速食品。但這并不能磨滅泡面產品在此次疫情之中的獨特貢獻。

  相較于自熱食品繁多的生產工序、配套附件,唯有泡面可以在復工期尚未來臨之際,短時間內釋放如此龐大的產能。

  無論是市井平民,還是身處火神、雷神醫院一線的醫生、工人們的餐桌上,泡面的身影都揮之不去。正如二戰時期盟軍陣地上堆積如山的午餐肉罐頭一樣,膩味但不可或缺。

  美國坊間有一個流傳很久的段子,說的是戰爭結束后,時任五星上將的艾森豪威爾在一次宴會中,碰到了生產午餐肉的荷美爾公司總裁,飽受午餐肉荼毒的他本想走上前去,發泄一下心中的怒火,但猶豫良久之后,他最終還是選擇了和對方握手:

  “在二戰當中,我和其他幾百萬大兵一樣,吃了我那份午餐肉。我必須坦白,我對它有過一些不厚道的評論——但無論如何,我得感謝你們生產的午餐肉。作為前任總司令,我想我可以饒恕你們唯一的原罪:你們送來的太多了。”

  02

  “食足世平”,這是方便面的發明者安藤百福留下的信念。

  而在那之外,過去20多年里,方便面所關聯的,并不只是這個飛馳國家的溫飽,同樣也是身處市場經濟體制下,一個時代的味蕾和回憶。

  在康師傅等著名品牌的企業歷史中,它活躍在時速幾十公里的綠皮火車之上,伴隨著那個GDP騰飛的奧運時代一道,成為了這片土地上不變的一種色彩。

  在美國彭博社的鏡頭下,方便面市場的崛起同樣與城市人口的龐大遷徙,與洶涌的農民工潮流密不可分。“建筑工地上隨處可見的方便面碗,有如地面上高聳的起重機一樣多”。它們是中國經濟繁榮時期最直觀的象征。

  世界方便面協會的統計數據顯示,在2013年以前的中國,上述場景平均每年約發生400億次,國人吃掉的方便面相當于世界總消費量的一半。

  然而伴隨著外賣業務的崛起,消費升級的浪潮之下,過往的勝景終究不能長久。

數據來源:世界方便面協會

  自2013年的頂峰開始,方便面市場已經連續4年迎來下跌頹勢。

  中國食品科學技術學會理事長孟素荷曾公開表示,作為食品工業的重要板塊,全國方便面及其他方便食品制造行業利潤增長率低于食品行業整體水平,行業發展陷入困境。

  方便食品行業市場分析報告里也明確寫道,2016年中國方便面銷量下滑6.75%,這是連續第4年呈現衰退,“方便面市場已經到了頂峰甚至開始下滑”。不止一家投行調整了方便面主要生產企業的投資評級,并將其標注為“投資前景黯淡”。

2頁 [1] [2] 下一頁 

關注公號:redshcom  關注更多: 方便面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实验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