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零售業頻道 >> 正文
戰“疫”商場眾生相:各地商場消費者佩戴口罩情況如何?

  突如其來的疫情,讓一些餐飲、影院、商場、酒店等企業陷入困境的聲音不絕于耳,對于實體經濟的影響也還不可預估。

  商場被譽為實體經濟重要的晴雨表,在整個疫情期間,疫情的席卷是如何影響人們的線下消費?真正的全民“防疫”又始于何時?從熱鬧非凡到門可羅雀,商場的客流在不同城市經歷了怎樣變化?又在哪些地方開始出現回溫? 

  主要結論

  1、全國商超客流下降嚴重,商場日場均降幅超60%。疫情重災區武漢客流峰谷最大降幅(日場均最低點比最高點)下降94%,一線城市上海、廣州、北京最大降幅超80%。疫情相對嚴重的重點城市中,杭州、鄭州、西安和長沙商場客流最大降幅均超過95%,其中長沙達98%。

  2、宣布“封城”的1月23日,武漢商超客流出現疫情期間單日環比最大降幅71%。1月24日的除夕是全民轉入抗疫斗爭的標志性時間節點,除武漢外,各城市商場客流在除夕后才出現斷崖式下降,單日環比降幅在45%以上。

  3、疫情爆發后,商場客流平均口罩佩戴率最高的城市是上海,達98.2%;沈陽、德陽、廣州、武漢緊隨其后,都達到了97.5%以上。但隨著抗疫時間的延長,疫情中心武漢商場客流的口罩佩戴率有一些波動,其他城市也有類似情況,我們需要警惕“松口氣”的商場顧客。

  4、疫情中,商場“晚高峰”消失,客流峰值多在11點到15點的時間段,很多商場從15點開始客流出現緩慢下降,但17點前的客流依舊相對較多。“錯峰”采購可在17點之后,或者11點之前。

  5、超市的熱度遠超商場。疫情爆發后(2月10日)武漢顧客對機器人 “超市”的咨詢量是疫情開始時(1月20日)的15.5倍;這一數據在北京、廣州、深圳分別增長1倍、2倍和3倍。

  6、2月7日之后,寧波和長沙的商場客流明顯回溫,而一線城市北、上、廣、深也有了類似跡象。隨著更大范圍的返程、復工,商場客流或許正在逐步恢復,但由此看出疫情防控仍不可掉以輕心。

  一、疫情爆發,全國商場客流降幅超60%,武漢最高下降94%

  武漢作為本次疫情最嚴重的城市,其數據極具代表性。

  獵豹全球智庫根據“獵豹移動AiM商場豹大屏網絡”的大數據分析,自2020年1月13日至2月10日,武漢部分商場日場均客流趨勢如下:

  數據說明:日場均客流(未排重)=營業商場總客流/營業商場數

  自1月18日以來,武漢部分商場客流即呈現下降趨勢;1月20日,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中國工程院院士鐘南山到訪武漢后宣布“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存在人傳人現象”,商場客流數據下降趨勢更加明顯;1月23日,武漢宣布“封城”后,商場客流數據呈斷崖式下降,客流環比下降71%;此后直到2月10日,武漢部分商場的客流數據相對平穩,但最低點相較于其高峰時期,下降幅度達94%。

  全國33個城市部分商場的總體客流趨勢與武漢的數據基本一致。

  從圖中可以看出,在統計的33個城市、722家商場日場均客流總數據中,1月18日幾乎是所有城市商場客流的高峰,自此之后呈現下降趨勢。

  到底降幅有多大?我們將幾個重點城市的客流降幅進行了統計。

  一線城市上海、廣州、北京客流峰谷最大降幅超過80%,深圳更是達到了90%,疫情重災區武漢則是94%。但這還不是降幅最大的城市,新一線城市杭州、鄭州、西安和長沙商場客流最大降幅均超過95%,其中長沙達98%。

  除武漢之外,各城市商場客流斷崖式下降時間節點在1月24日(除夕),單日客流下降基本都在45%以上(一線城市上海和廣州稍少)。除了疫情發展外,除夕更多人在家準備過年也是影響商場客流數據的一個原因。

  可以說,1月24日的除夕正是全民轉入抗疫一個標志性時間節點。1月24日之后,除武漢外,其他城市商場客流有一個相對較緩的下降過程,這反映出其他城市對疫情的認識有一個加深過程,這與武漢的情況并不完全一樣。

  從商場營業時間看,各城市商場日均營業時間在春節之后均有縮短,一線和商業相對發達的城市,縮短的時間較少,在兩個小時以內。其中上?s短了1.6個小時,北京1.2個小時,廣州1.8個小時,深圳1.5小時。武漢節前的營業時間較長,節后相對而言也不短,縮短了2.2個小時。

  從商場停業數來看,北上廣深一線城市商場停業比例遠遠要小于西安、長沙、武漢、重慶、鄭州等,獵豹全球智庫認為,除了北、上、廣、深對經濟的重視程度以外,西安、長沙、重慶均為疫情重地湖北的周邊省市,防疫力度明顯較高,西安和長沙客流的大幅下降很大程度是因為商場停業。 

   數據說明:停業商場占比為豹大屏入駐商場的停業比例

  二、鐘南山宣布病毒人傳人,武漢客流口罩佩戴率大幅上升,但需警惕“松口氣“的顧客

  在逛商場的客流中,我們還能夠借助“獵豹移動AIM商場豹大屏網絡”的大數據看到顧客口罩佩戴率的相關數據。

  從1月20日至2月10日整體的商場客流數據中,我們發現,平均口罩佩戴率占比最高的城市是上海,達到98.2%;其次是沈陽、德陽、廣州、武漢,口罩佩戴率都達到了97.5%以上?傮w上看,疫情形勢嚴峻之后,各城市的商場客流口罩佩戴率都比較高,均在95%以上,青島商場客流的口罩佩戴率最低,但也達到了95.2%

  疫情中心武漢尤其值得關注。獵豹全球智庫發現,至1月13日以來,武漢消費者佩戴口罩的比例呈現明顯上升趨勢,特別是在1月20日鐘南山院士宣布新型冠狀病毒可人傳人后,這一比例出現了較大幅度的上升。

  但值得注意的是,雖然武漢商場客流的口罩佩戴率比較高,卻在2月1日之后有了一些明顯的波動,作為疫情防控形勢最為嚴峻的城市,我們還是建議武漢商場的顧客仍然要重視自我防護,為自身安全著想,不能掉以輕心。

   說明:數據僅代表豹大屏可采集范圍內數據所體現的各城市情況,不代表各城市疫情期間的總體情況。

  實際上,疫情形勢發展至今,已經一個多月,對很多人的心理而言,難免會有一些波動。獵豹全球智庫發現,隨著人們對疫情認識的加深,各城市的口罩佩戴率在1月20日之后都是明顯上升的。我們選取了三個疫情形勢關注度較高的代表城市,北京、杭州、鄭州,對其商場客流的口罩佩戴率變化進行了對比。

  說明:數據僅代表豹大屏可采集范圍內數據所體現的各城市情況,不代表各城市疫情期間的總體情況。

  從中可以看到,北京、杭州、鄭州在1月20日至2月4日之前,商場客流的口罩佩戴率在上升的同時,持續維持在高位,但之后的杭州和鄭州的數據都有一定波動。這或許只是個例不具代表性,但在“漫長”的抗疫過程中,特別是疫情防控進入到關鍵時刻,不斷有積極消息傳來之時,諸如商場這樣的人員相對密集和流動性大的場景,商場中的顧客仍然不能放松警惕,需要時刻繃緊自我防護的弦。

2頁 [1] [2] 下一頁 

關注公號:redshcom  關注更多: 商場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实验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