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零售業頻道 >> 正文
餐飲零售院線危機:生存環境改寫 電影行業寒冬來襲

  “太難了。”2月11日,談及近期店里的生意,趙強不由的嘆了一口氣。他是廣州一家餐廳的投資方之一,春節期間,每天都在微信的朋友圈發布餐廳外賣產品信息。自從疫情暴發以來,原本正處于春節“黃金周”的零售業、餐飲業迅速入冬,“商場、餐廳都沒人光顧了,大家只能靠外賣維持一下,過去一天平均有五六萬元的營業額,現在接外賣也只能做五六千元。”

  某連鎖電影院的投資方也損失慘重,坦言疫情期間只有支出沒有收入,相當于一個月沒了幾輛法拉利。

  根據恒大研究院的分析,疫情對餐飲、旅游、電影、交運、教育培訓等行業沖擊最大,簡單估算,短短7天的春節假期,電影票房+餐飲零售+旅游市場三個行業的直接經濟損失就超過1萬億元。

  沒人堂食 老板親自送外賣

  作為廣州的CBD,珠江新城聚集了大量白領和中產,旺盛的餐飲需求吸引了大量中高端餐廳扎堆進駐,高德置地廣場、西塔、東塔等商圈的熱門餐廳頗為火爆,節假日期間更是一座難求。參考往年的行情,趙強已準備好了在2020年春節放開手腳、大干一場。

  但疫情的出現以及迅猛發展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短短數日之間,繁華、喧鬧的商圈便門可羅雀。趙強給中國房地產報記者發來了幾張照片,在珠江新城的核心地段,幾家網紅餐廳內冷冷清清,只零星坐著一兩個客人。“基本沒有堂食的客人,很多餐廳都不開業了,但是員工工資和房租也要照給,壓力一樣大。”他參與投資的餐廳幾番衡量后,還是堅持開業,只不過將重心放在了線上,主攻外賣。這家在廣州城中頗有名氣的中餐廳強調不加收任何外送費、菜品不漲價、品質與堂食一致、絕對衛生,重點是老板本人親自送貨上門。即便如此,一天也只能做五六千元的營業額,只有平日的十分之一。

  據了解,廣州轉做外賣的餐廳不在少數,但收效甚微,不少經營者坦言外賣利潤連水電煤等最基礎的成本都沒辦法支付。“不做也不行,員工還養著呢,也不能不干活兒,對不對?政府要求工資不能減,又不能辭退人,所有的成本其實都轉嫁到企業身上。2020年最難的角色是老板。”趙強說自己沒有選擇,只能熬著。

  趙強只是這場疫情中的一個縮影,還有數不勝數的餐飲行業從業者在困境中掙扎求存。“好多朋友本來想趁著過年這一波熱潮,能收回幾千萬、幾個億元的現金。結果全都毀了,盤子鋪的越大、貨備的越多,結局就越慘。”

  2月4日,廣東省餐飲服務行業協會發布了《一份廣東餐飲企業受疫情影響調查問卷》,僅在6小時內就收集了550份有效問卷。隨后發布的《廣東餐飲企業受疫情影響調查分析報告》顯示,春節期間,30%的持續營業的企業同比營收下降5成以上,其中30%的企業收入幾乎為零;參與調查的正餐類企業同比宴席減收達2億元之多;絕大部分企業面臨租金、人工、能耗、稅收等多重成本壓力,客流、現金流嚴重不足的困境如無法得到及時緩解,將在1——2月內引發閉店潮。

  “2020年一開頭就進入了嚴冬,無法想象有多少商家撐不過2月。”廣州一位餐飲業業內人士感慨。

2頁 [1] [2] 下一頁 

關注公號:redshcom  關注更多: 院線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实验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