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天下匯頻道 >> 正文
聚美陳歐穿越山丘

  在30歲生日宴上,陳歐向他的創業導師徐小平說:創業,好像也就那么回事,徐小平笑而不語。彼時,這個風頭正勁的青年是國內垂直美妝電商的開拓者,是80后創業者的代表,也是紐交所200年來最年輕的上市公司CEO。

  談笑間,時移事易。市值曾經遙遙領先于同行的聚美優品,頻頻被后起之秀超越;陳歐也在經歷了諸多波折后,變得低調、持重。創業之路絕非坦途,陳歐為這一課交了昂貴的學費,但對未來的態度依然積極:“人生不在于一開始就能拿到一手好牌,而在于能夠打好一手壞牌。”

  時刻準備翻越山丘

  有科技媒體曾經請教經緯創投張穎一個問題:新生代創業者里誰是領軍人?張穎提了5個:美團王興,獵豹傅盛,搜狗王小川,陌陌唐巖,聚美陳歐。選擇標準是,公司上了幾十億美金的量級,根據地可靠且有縱深,能長線發展。這群人中,只有陳歐是80后。

  2010年,陳歐率先抓住了垂直電商的風口讓聚美優品依靠口碑和營銷迅速打入市場,成為業內黑馬,成立四年后一舉在紐交所上市。聚美優品出乎所有人預料提前完成了若干年的規模擴張計劃,而陳歐更是借助“我為自己代言”的廣告一戰成名。

  越過山丘,陳歐開始遭遇瓶頸。

  售假傳聞的輿論風波讓高調營銷的聚美優品成為了輿論焦點,聚美優品股價應聲下跌,4個月內股價縮水六成。

  而真正讓聚美優品走出聚光燈的,并非負面輿論,而是垂直電商賽道的沒落。在瞬息萬變的互聯網行業,抓住風口,不代表可以穩坐江山。聚美優品上市后,阿里巴巴、京東先后加碼布局電商行業;更有小紅書、網易考拉、拼多多等后起之秀。隨之而來的,是中國互聯網人口紅利的逐漸消失,美妝垂直電商市場被巨頭瓜分,聚美優品在原有賽道上遭遇了天花板。在媒體報道中,聚美優品從曾經的風頭一時無兩,到與競對并列出現,再到后來淡出視線,也只用了四年時間。

  在公司面臨瓶頸期的時候,應該怎么選擇?陳歐的答案是轉型,用看牌的方式尋找轉型路徑。

  2017年,聚美優品開始嘗試更換新賽道,拓寬母嬰市場,進軍影視行業,涉足共享充電寶領域。很明顯,陳歐在遭遇挫折之后表現得比其他人更加果敢,這是他性格中很有特質的一部分,隨時調整賽道,尋找新機會和新風口,時刻準備翻越下一座山丘。

  所有舉動,都在打破外界給他的標簽:“陳歐不會賣一輩子化妝品。”

  踏上轉型之路

  2017年,聚美以3億元收購共享充電寶品牌街電。再次搶占輿論焦點,但飽受質疑。

  事實證明,中國移動互聯網普及率的提高和短視頻風口的興起,讓共享充電寶的市場潛力超出了大多數人的預期,共享充電寶企業迎來發展的黃金期,陳歐旗下街電成為國內首個實現規;墓蚕沓潆妼毱放,靠著“唯快不破“的發展策略,街電快速打通了一、二線城市的線下場景,鎖定用戶的同時占領市場高地。

  然而,又快又準的街電,能讓陳歐翻牌嗎?

  從最新的形勢看,行業變數依然很大。2019年,美團高調宣布重啟共享充電寶業務,怪獸充電獲得軟銀愿景基金領投的5億融資。共享充電寶賽道面臨新一輪的份額之爭,二次洗牌一觸即發。

  比同業競爭更嚴峻的, 是2020開年國民經濟遭受肺炎疫情攻擊,人們對公共衛生和個人清潔的注意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作為共享公共設施,人們對共享充電寶的戒備需要更長的時間去消除;同時,疫情降低了出行頻次,市場需求面臨階段性的大幅降低,勢必影響行業企業的營收和正常運營。不久前,小電創始人創唐永波發文稱,疫情對上游服務行業的影響致命。如何挺過空轉期,在巨頭博弈的新一輪大戰中勝出?都是陳歐急需思考和決策的問題。

  周鴻祎曾在書中寫道:沒有任何良方可以掌控錯綜復雜、變幻不定的局勢。陳歐也很焦慮、沮喪,但同時他也很享受不斷向自我潛能挑戰的人生。

  創業圈是個比娛樂圈更加瞬息萬變的場所,新的風口層出不窮:滴滴、ofo、今日頭條掀起一場場資本大戰,而比陳歐創業要晚的王興、程維、張一鳴已是百億美金公司的掌舵者。有人說,陳歐就像轉型期的偶像劇男主角,在實力派強勢崛起的時代,陳歐的“流量時間窗口”已經關閉。

  商業世界里,很多人善于將自己偽裝成無所不知的強者,很少愿意示弱。相較之下,陳歐更加坦誠,他也不清楚這場轉型升級之路還要走多久。未來十年,陳歐又會跟誰站到一起,走向哪里呢?

搜索更多: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实验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