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天下匯頻道 >> 正文
戰疫后的新商業開局

  苦難不期而至,卻比安逸更讓人接近真實世界。

  此時此刻,每個個體與組織,在生活、事業、理想、現實層面都面對巨大挑戰,都在全力抗擊。在外部環境變化的黑天鵝拐點,我想分享疫情發生以來這些天的商業思考,大致從三個大維度展開。

  公司基本面

  第一,習慣困難成為公司運營的常態。

  外部環境加劇「大浪淘沙」的態勢和緊迫度,只有創新才能穿越周期,也只有創新才有可能談「剩者為王」。雖然長期以來,「創新」都是蘊含「冒險」的舉措,但就現在而言,對于越來越多公司,「冒險」正在成為類似攀登者的常態。面對Hard模式,要能夠習慣困難,有平常心。

  現在是猝不及防的疫情,今后可能還要面對更多虛擬的,或者非生物性的「病毒」。得承認,在更加隨機和碎片化的時代,「病毒紀」是準確的定義,數據也有冠狀病毒,我們要習慣不確定性,習慣外在環境變化帶來的壓力——這個壓力也與數字化進程的加速息息相關。

  要讓「習慣面對困難」成為「常態習慣」,才能通過更好的創新穿越周期。

  第二,今天每個企業都是「社會企業」。

  我去年八月份提出「年輕商業」時代曾講,每個企業都不得不成為社會企業。社會化的企業必須將「年輕商業」所倡導的開放協作,轉化形成更加主動的能力和機制,從而構建競爭優勢。

  僅僅思考自己的本位問題,遇到的挑戰會更大,遇到的麻煩會更多。相反,社會企業則能更高效、更敏捷地響應和解決層出不窮的新問題。包括騰訊、京東、阿里巴巴、蘇寧、小米、字節跳動、快手,許多有這種認知的公司,面對這次疫情中突發的具體問題和具體困難,都有非常不錯的表現。但這與公司規模無關,有的只是社會協作的生態位。

  社會企業——意味著社會責任本身就是商業責任,開放精神本身就是競爭能力,協作機制本身就是組織優勢。更意味著公司的開放程度,遠遠超出一般所理解的業務邏輯。

  比如這段時期可以發現,快手號、抖音號已經變成基礎設施,直播的玩法百出而不再需要教育。智慧社區、生態文明……很多「名詞」之前都認為與企業的關聯度若隱若現,但現在來看,這是地球村的顯性認知,沒有人能置身事外。尤其在虛擬世界,產業鏈協作層面的聯系才剛剛開始,這次也是一個很好的警醒。

  第三,危機意識下重新審視商業基本要素。

  如何看待現金流,如何理解人才的備份、數據的備份?如果企業僅因為平時生意很好,而不布局如吳伯凡老師所說的「暗業務」,那么你會發現一個青萍之末的變量,都能帶來毀滅性打擊。

  無論海底撈還是西貝,米其林餐廳或者黑珍珠餐廳,都是一樣。西貝和海底撈都是很優質的企業——但海底撈布局B2B業務和餐飲供應鏈,在所在行業生態鏈的長期布局,形成變量時期真正的反脆弱能力,市值幾乎沒有太大變化。而西貝作為成功轉型的終端餐飲企業,似乎外賣業務和半成品餐飲服務并沒有成為主力,以至于創始人賈國龍的呼吁刷屏的確提示了真正的考驗。

  這次變化對餐企是非常好的轉型契機,去思考危機意識、業務備份意識,面對風險的安全機制和管控機制,以及資產的配置機制,數字化融合與互聯網生態的關系都得系統性重新思考。

  第四,現在是品牌IP打造的最佳時期。

  這個時期,可以更加耐心地思考整個行業特征。對于品牌建設,克制是指「姿勢正確」,但不代表投入下降。面對大浪淘沙后的實力強勁友商,要加強用戶習慣養成,爭奪市場份額,進入一個新的IP周期。

  通過「ID化-IT化-IP化」的進程,讓整體業務數字化、模塊化,形成互聯網產品的結構化。商業無謂線上線下,正處于深度數字化融合過程,自動化和智能化本身就是需要準備面向的趨勢。這次變化加速了這個進程。

  IP化生存,是品牌抵御風險最好的「分布式」舉措,F在的品牌策略,不在于「煽情」,而是思考如何做好自己的本分,理解自己與社會的關系。品牌作為社會的內容符號,需要新的建設體系和表達策略。而IP化,則讓品牌可以真正有生生不息的內容創造體系。

  新商業認知

  第一,「共享經濟」深化。

  Airbnb似乎碩果僅存,但共享經濟的短暫停滯卻帶來了新的跨業態爆發,共享訂單、共享物流、共享人力資源,甚至共享各種產業鏈元素,都在不斷演變發生。

  從單一形態,到產業形態,再到組織變化——「共享」理念更加深入,形成新的游戲規則。共享經濟更加靈活的深入應用,本質上是從SaaS形態到B2B服務創新的「新協作經濟」。

  第二,「非接觸商業」爆發。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新商業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实验报告